懂你测试

懂你心理 懂你心里
仿照MCSD,CSD用于评定儿童的的认可需要,后来,概念的解释更改为对不认可的惧怕。量表由48个陈述句组成,以是一否的形式作答,其中有26个条目答“是”得分。本表大多数条目的内容与MCSD一致,另外一些条目涉及儿童特有的内容(如:“有时我想做一些父母认为我这个年龄还不能做的事情”),还有些条目是用儿童的语言措词的(如:“有时我想尽情的玩,不用去上学”)。可能的得分范围是0-48,高分表明对不认可的惧怕。在对956名中小学学生的测试中,Cradall发现,得分从3年级的29.3 (Sd=10.4)到12年级的12.7 (Sd=7.6),随年龄增长,得分逐渐递减。从个体发展看,有的资料提示SDR与母亲的敌意、批评、限制、惩罚以及缺乏鼓励有关,此外,婴儿期的非依从性和支配性倾向也与成年期的SDR相关。SDR在发育过程中的稳定性也是一个关键问题。1个月间隔的重测相关很高,但3年间隔的重测相关很低。Cradall认为这是发育过程中不稳定的表现。

1.1w 0 0

免费

贝克焦虑量表(Beck Anxiety Inventory)由美国阿隆·贝克(Aaron T. Beck)等于1985年编制,是一个含有21个项目的自评量表。该量表用4级评分,主要评定受试者被多种焦虑症状烦扰的程度。适用于具有焦虑症状的成年人。能比较准确地反映主观感受到的焦虑程度。一、项目和评分标准BAI有21个自评项目,把受试者被多种焦虑症状烦扰的程度作为评定指标,采用4级分方法。其标准为“1”表示无;“2”表示轻度,无多大烦扰;“3”表示中度,感到不适但尚能忍受;“4”表示重度,只能勉强忍受;二、适用范围BAI主要适用具有焦虑症状的成年人。在心理门诊,精神科门诊或住院病人中均可应用。三、评定方法以及注意事项量表均应由评定对象自行填写。在填表之前应向填写者交代清楚填写方法及每题的涵义要求独立完成自我评定。需要注意的方面有:1.评定时间范围应是“现在”或“最近一周”内的自我体验。2.应仔细检查评定结果,不要漏项或重复评定。3.可随临床诊治或研究需要反复评定一般间隔时间至少一周。四、结果分析BAI分析方法简单。把自评完成后的量表中21个项目多项分数相加,得到粗分,再通过公式Y=int (1.19x)取整数后转换成标准分。五、应用评价1. BAI是一种分析受试者主观焦虑症状的相当简便的临床工具。它的特点是项目内容简明,容易理解、操作分析方便。2.信度:用BAI对60名焦虑症患者及80名健康人作检查,把检查结果的总分作t检验,结果表明两组BAI的评分有显著性差异(P

1.7w 0 0

免费

Bech - Rafaelsen躁狂量表主要用于评定躁狂状态的严重程度。适用于情感性精神病和分裂情感性精神病躁狂发作的成年患者,是目前应用最广的躁狂量表。评定一般采用会谈与观察相结合的方式。由经过量表训练的精神科医师进行临床精神检查后,综合家属或病房工作人员提供的资料进行评定。一次评定约需20分钟左右。评定的时间范围一般规定为最近一周,若再次评定则为间隔期的长短,一般为2-6周。

4.9w 0 0

免费

众所周知,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自杀率高低与其居民对自杀的态度具有密切的关系,有效的自杀预防项目必须以对公众自杀态度的深人了解为基础。国外资料中的自杀态度调查问卷因文化差异,诸多条目并不适合于国内使用。国内曾有学者自编了对自杀行为性质的态度调查问卷,并对医务人员对自杀的态度结构进行了分析阁。本文介绍我们自编的“自杀态度问卷(Suicide Attitude Questionnaire,QSA)”。有关社会态度与行为之间关系的研究几乎和对态度的研究一样久远,对两者之间的具体关系,目前学者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态度测量越具体,与行为的关系越大闭。所以,作为以预防自杀为目的自杀态度研究,所测量的态度应该更加全面与具体。这样才能对自杀预防工作提供更加详实与具体的资料。事实上,社会态度对自杀行为的影响,也并不仅仅局限于对自杀行为性质的态度上。其它方面比如对自杀者(包括自杀死亡者与自杀未遂者)的态度以及对自杀者家属的态度,都有可能在一个程度上对一个企图自杀者是否决定采取自杀行动,或一个自杀未遂者是否会再次自杀产生影响。安乐死一直是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问题,从广义上来讲,安乐死实际上属于自杀的一种特殊形式,对安乐死的态度可以在一定意义上反映出人们对生命质量和生命价值的认识。因此,除了了解人们对自杀行为性质的态度外,研究和了解公众对自杀者(包括自杀死亡者与自杀未遂者)、自杀者家属的态度乃至对安乐死的态度,都会对预防自杀工作起到有益的帮助和积极的作用。人们对某一事物或某一间题通常是在两个极端之间的一个连续谱,常用的态度测量方法是在完全赞同到不赞同之间进行分级评分,以5级评分最为常用闭。同样,人们对自杀的态度也在完全肯定与完全否定这样两个极端之间。众所周知,对于某些间题,不同提问方式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回答。例如,一个对自杀未遂者持歧视态度的人,对“自杀未遂者不值得同情”和“不应给自杀未遂者以更多的同情与帮助”可能会作出意义相反的选择,对前者表示赞同对后者则表示不赞同。所以,对同一事物选择正向与反向两种间题进行提问,不但可以避免被调查者的应答性偏差,而且可以更全面地反映所要调查的内容。1.信度 (1)重测信度:对32名被试在初次测试后1月进行了重测,4个维度的重测相关系数分别为Fl-0.624、F2-0.651,F3-0.535,F4-0.890: P均1.5提取6个主成分,6个因子可解释方差总变异的58.4%,基本上代表了问卷的整体结构。进行最大方差正交旋转后,根据各条目最大负荷值归因,归因条目最小负荷值>0.3。6个因子的解释分别为:因子l一否定自杀行为,解释14.3%的方差;因子2一安乐死,解释12.6%的方差;因子3一肯定自杀行为,解释10.1%的方差;因子4一同情、理解自杀者及其家属,解释 9.4%的方差;因子5一歧视自杀者,解释6.3%的方差;因子6一歧视自杀者家属,解释5.7%的方差。由此可看出,因子1, 2, 3, 5, 6以各维度和条目的正反向问题进行归因,与问卷设计的理论构想完全一致。虽然因子4未能将自杀者与自杀者家属分开,但仍以正性条目进行归因,与理论构想并不矛盾。说明本问卷具有一定的结构效度。

7.2k 0 0

免费

Lubin创用抑郁形容词检查表(DACL)是为了测定一过性抑郁心情、感受或情绪而不是慢性、长期的抑郁。作者希望为一过性心情与情绪的评价编制一个简明、可靠且易于掌握的评价工具。DACL包含七个分表,前四个(A、B、C、D)各有32个词条,后三个(E、F,G)各有34个词条。让被检查者回答每个形容词“适合我”或“不适合我”。前四个分表中有22个形容词指向抑郁,10个指向非抑郁;后三个分表22个词指向抑郁12个指向非抑郁。圈出一个指向抑郁的词或否认一个指向非抑郁的词均得1分,评分越高说明被试者抑郁越重。每个分表的填写的约需2. 5分钟(精神科病人需时稍长)。DACL的七个分表可分为两组,A, B,C、D为第一组,E、F、G为第二组。两组词汇的来源不一。第一组来自女性抑郁病人,第二组来自男性抑郁病人,但最终形成的两组词并无性别差异,因而本处主要介绍第二组的三个分表。在量表编制过程中,作者进行了两项研究。采用由171个形容词组成的问卷检查所有受试。在第一项研究中纳人了48例明显或严重抑郁的女病人和179名正常(无抑郁)的女性作为对照。计有128个词两组区别极显著(P

10w 0 0

免费

Beck (1967)将抑郁表述为21个“症状一态度类别”,Beck量表的每个条目便代表一个类别。这些类别包括:心情、悲观、失败感、不满、罪感、惩罚感、自厌、自责、自杀意向、痛哭、易激惹、社会退缩、犹豫不决、体象歪曲、活动受抑制、睡眠障碍、疲劳、食欲下降、体重减轻、有关躯体的先占观念与性欲减退。其目的是评价抑郁的严重程度。在1967年的版本中,对每个类别的描述分为四级,按其所显示的症状严重程度排列,从无直到极重,级别赋值为0-3分。对不少症状类别,就某一严重程度给出两种不同的描述,其权重值相等,分别标以a和b,说明它们描述的严重程度相同,第一个症状类别忧伤(sadness)就是如此:0:我不觉得忧伤1.我觉得悲伤或忧愁a.我每时每刻都悲伤或忧愁,不能自拔。b.忧伤或不愉快使我很痛苦3.优伤或不愉快使我无法忍受在最新的版本中,每一分数只有一种描述,而21个类别的每类都分四级评分,总分范围为0一63。尽管判断抑郁程度的临界值因研究目的而异,但作者提出的以下标准可作为参考:镇4分,无抑郁或极轻微;5一13分,轻度;14-20,中度;21分或更高,重度。

9.2w 0 0

免费

幸福感指数量表用于测查受试者目前所体验到的幸福程度。此量表包括两个部分:即总体情感指数量表和生活满意度问卷。前者由8个项目组成,它们从不同的角度描述了情感的内涵;而后者仅有一项。计算总分时将总体情感指数量表之平均得分与生活满意度问卷的得分(权重为1. 1)相加。其范围在2.1(最不幸福)和14.7(最幸福)之间。1971年夏,本量表编制者在全美国测试了2160位18岁以上的成人,其中1/6的受试于1972年春再次接受了测查。整个样本的平均分为11.8(标准差2-2),其中31%的受试得分在13或13以上。65岁以上、高收人、已婚无子女以及居住在农村者得分超过平均水平。得分低者见于失业、低收人、离婚或分居以及未婚人群。女性得分略高于男性。同等收人的白人比黑人得分高。国内姚春生(1995)等人测试了90名老年人,全量表分(X±SD)为5.1159±2.0282,明显低于上述美国资料。 总体情感指数与生活满意度的一致性为0.55。285名受试在时隔8个月的两次测试中本量表得分的一致性为0.43,其中总体幸福感指数的一致性为0.56。本量表与有关恐惧和担心之量表的相关性在0.22-0.26之间,它与个人竞争力量表的相关更高(0.35)。总体情感指数与另一种幸福感测查的相关性为0.52。      幸福感数与Crowne - Marlowe社会期望量表(Crowne一Marlowe Social Desirability Scale)之抵制坏事分量表(Deny Bad Subscale)相关性(0.29)优于坚持好事分量表(Assert Good Subscale)(0.12)。根据姚春生(1995)等人的资料,本量表的重测一致性为0.849(p

4.9w 0 0

免费

Crowne和Marlewe1960年最初编制MCSD时旨在用其测量自我陈述中的SDR,但其后对MCSD结果的一系列研究使作者确信,这一工具所揭示的是更为广泛的动机问题,作者称之为认可需要(need for approval)。后来,Crowne又将概念进一步修正为对不认可的回避。Crowne和Marlowe以Edwards的工作为基础开始SDR测量工具的编制,基于Edwards量表中的条目都带有病理性质,他们测重选取反应普通的个体行为和人际行为的条目。开始时,收集了50个条目,经条目分析和有经验的法官评定后,减少为33条。这些条目与MMPI各分表仍有一定程度的相关,但没有Edwards量表那么高。33个条目分属于下述两种情况之一:1).符合社会期望但很不常见(如:承认错误);2).不符合社会期望但很常见(如:传闲话)。要求受试对每个条目作出“是”或“否”的回答,其中18个条目答“是”得1分,另15个条目答“否”得1分。从而量表得分范围是0-33分,高分表示较强的认可需求。300名大学生中测试的均数为15.5 (Sd=4.4)。Paulhus在匿名侧试和公开测试两种情况下所得均数分别为13.3(Sd=4. 3)和15.5 (Sd=4.6)。Tanaka-Matsumi等报告正常人及抑郁者的均数分别为14.0和12.3。MCSD一直具有双重性质,既是一个SDR测评量表,又是认可依赖(approval一dependent)人格的测量。Strickland1977年所作的综述支持具有评定认可需要的建构,但建议采用“认可动机”一词,而Millham等似乎更偏爱“评价依赖”。“需要”一词在量表问世的年代颇为流行,但现在看来不免失之宽泛。此外,越来越多的证据倾向于将结果的解释改为对不认可的回避,而不是寻求认可。MCSD还可作为情境性社会期望压力的工具。有兀玩研究表明,它可以敏感地显示不同的旁观者效应,但这种效应并不能证明受试者是有意识地改变自我表现。争议更大的一个间题是,是否MCSD得高分者掩饰倾向更强。Kiecolt-Glaser等人提供了有关的支持性证据:他们对一组人进行自我肯定定性训练后,MCSD得高分者在自我评定时报告较强的自我肯定,而训练人员的评定却与之不符。还有些证据提示,得高分者会出于社会认可有关的理由说谎,但没有证据表明这些人会因为别的理由说谎。在一些研究中还发现,根据其配偶的报告,MCSD的得高分者确实具有一些好的品质,如良好的适应性、友善待人等,这使结果的解释更趋复杂。另外,MCSD得高分者本人可能对这些良好品质进一步夸大。

6.7w 0 0

免费

 此量表用于测查一般人群的心理满意程度。其10个项目是一系列描述“过去几周”感受的是非题。如对正性情感项目回答“是”则记1分;对负性情感项目回答“否”也记1分。情感平衡的计算的方法是以正性情感分减负性情感分,再加一个系数5,因此其得分为1至9分。 此量表曾用于测查2735名成人,其中1256人来自华盛顿市郊,538人来自底特律市郊,430人来自芝加哥、264人来自其它10个大都市。受试者的平均得分约为6. 7分。2735人中约369人得了最高分(8分和9分),仅180人得了最低分(1分和2分)。 下面我们讨论一些问题,我们想了解你最近的感受。在过去几周里你是否感到……

2.4w 0 0

免费

该量表用以评定测试对象在几个方面对自己的态度。SEI最初是为儿童设计的,后来Ryden (1978年)修改后适用于成人。所有条目取自Rogers及Dymond(1954)和Coopersmith的研究,由5位心理学家把它们分类,用来反映自尊的高低。共有58个条目,每一项都以第一人称的口气叙述一种情况,要求受试者以“像我”或“不像我”来回答每一条目。前者评为1分,意味着高自尊,后者评。分,意味着低自尊。最初的样本来源于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 SEI的信度评定:J. B. Taylor及Reitz (1968)报告劈半信度系数为0.90.Coopersmith报告在首次评定的5周后,重测相关系数为0.88, 3年以后的重测相关系数是0.70。 SEI的效度测定:Demo发现25条目版本与Janis-Field缺陷感量表的相关系数为0.7213yrne (1983)发现SEI与Rosenberg的自尊量表的相关系数在0.58-0.60之间。SEI在使用中存在几个问题,首先是量表呈偏态分布,即大多数的分值在平均分以上(Coopersmith,1967)。其次SEI与社会性期望呈高度相关,这提示SEI分值可能受其它因素的影响,而不仅仅是自尊在起作用。此外,回答方式(像我或不像我)也较局限,并容易受到社会上期望程度的左右。然而,最关键的是缺乏稳定的因子结构,加上许多条目在效度上的欠缺,都削弱了SEI的使用价值。

578 0 0

免费

孤独分类量表(DLS )让受试者估价他们在四个方面的人际交往的质与量(性爱、友谊、同家人的关系、同集体或团体的关系)。DLS的理论基础是将孤独定义为“个人感觉到他所拥有的人际关系与他希望拥有的人际关系之间的差距”(Schmidt&Sermat,1983;Sermat, 1980)。在四种交往的每一种中,对其不满都从五个相互影响的维度来评定:有和无;趋向与回避,合作,评价以及交流。条目的选择有三个原则:(1)减少与抑郁、焦虑和自信条目的重叠;(2)尽量减少由于社会期望所造成的应答偏差;(3)尽量加强同源性。正性与负性条目均有,但未出现“孤独”一词勺有两种版本,一种用于大学生,一种用于非大学生,两种版本的因子结构类似。本处介绍非大学生版本。条目的依据是:有关孤独的精神科与心理学文献以及通俗读物中对孤独的描写,SermatF一篇介绍其研究的文章所收到的读者来信中对孤独体验的描述,以及400篇有关孤独的短文(Sermat,1980)。共编制320个条目,每种交际维度类别各有16条。每个类别的条目中半数指向满意,半数指向不满意。每个条目均回答“对”或“错”。将所有项目与320个条目总分,以及对社会的期望、抑郁、焦虑和自尊的测量得分做相关分析,选出与320个条目总分相关值高的条目。再将应答一致率(5%或)95%的条目删除。将由此选出的条目按它们与总分的相关值大小排序,发现前60条已能解释前120条总方差的%%。于是作者才认为,用60条组表已足够了。在这60条中,22条涉及友谊,18条涉及家庭关系,12条涉及性爱关系,8条涉及与集体的关系。也就是说,针对每种效际的条目数并不一致,因为想得到平衡则会降低内部一致性。对或错的回答说明每条只得1分,由此总量表分值范围当0.60(无孤独—极度孤独)。

3.2w 0 0

免费

本世纪50年代以前,在精神病学和精神分析的文献中已有关于焦虑的临床研究报告。但是由于缺乏合适的测量工具以致少有贡献的研究。50年代以来已有测量焦虑的量表问世,有关焦虑的研究有所进展。Cattell (1961-1966)和Spielberger (1966-1979)提出状态焦虑(State Anxiety)和特质焦虑(Trait Anxiety)的概念。前者描述一种不愉快的情绪体验,如紧张、恐惧、忧虑和神经质,伴有植物神经系统的功能亢进,一般为短暂性的。特质焦虑则用来描述相对稳定的,作为一种人格特质且具有个体差异的焦虑倾向。Spielberger等人编制状态一特质焦虑问卷(STAI)的目的旨在临床学家、行为学家和内科学家提供一种工具以区别评定短暂的焦虑情绪状态和人格特质性焦虑倾向,为不同的研究目的和临床实践服务。状态一特质焦虑问卷,由Charles D. Spielberger等人编制,首版(STAL-Form X)于1970年问世,曾经过2000项研究,涉及医学、教育、心理学及其他科学等方面。作者于1979年对STAI-Form X进行修订1980年修订版(STAI-Form Y)开始应用,1988年译成中文。一、内容:由指导语和二个分量表共40项描述题组成。第1-20项为状态焦虑量表(STAI,Form Y-I,以下简称S-AD。其中半数为描述负性情绪的条目,半数为正性情绪条目。主要用于评定即刻的或最近某一特定时间或情景的恐惧、紧张、忧虑和神经质的体验或感受。可用来评价应激情况下的状态焦虑。第21-40题为特质焦虑量表(STAI,Form Y-l,简称T-AI),用于评定人们经常的情绪体验。其中有11项为描述负性情绪条目,9项为正性情绪条目。可广泛应用于评定内科、外科、心身疾病及精神病人的焦虑情绪;也可用来筛查高校学生、军人,和其他职业人群的有关焦虑问题;以及评价心理治疗、药物治疗的效果。二、评定方法:该问卷由自我评定或自我报告来完成。受试者根据指导语逐题圈出答案。可用于个人或集体测试,受试者一般需具有初中文化水平。测查无时间限制,一般10-20分钟可完成整个量表条目的回答。计分法:STAI每一项进行1-4级评分S-AI:1一完全没有,2一有些,3一中等程度,4一非常明显。T-AI:1一几乎没有,2一有些,3一经常,4一几乎总是如此。由受试者根据自己的体验选圈最合适的分值。凡正性情绪项目均为反序计分。分别计算S-AI和T-AI量表的累加分,最小值20,最大值为80,反映状态或特质焦虑的程度。原作者对该量表进行了测试一再测试的信度检验,发现T-AI的稳定性较高,二次评分相关系数为0.73-0.86。S-AI的稳定性较低,相关系数为0.16-0.62。同时进行了效度检验,该量表的一致性(Concurrent)、会聚性(Convergent)、区分性(Dirvergent )和结构性(Construct)比较满意。Spielberger在成年工作人员、大学生、高中生和新兵的大样本人群中进行了STAI现场测试,制定了常模。通过测试发现:1.男女性别在S-AI、T-AI的评分中无明显差异。2.不同职业者中新兵评分最高:S - AI44.05(男)、47.01(女);T - AI 37.64(男),40.03(女)。中学生其次,大学生再次,工作人员最低:S-AI35.72,(男),35.20(女);T-AI 34.89(男)34.79(女)。3.自然情况下S-AI分略低于T-AI分:应激情况下S-AI分高,放松时低,而T-AI分不受影响。4.年青组略高于年老组。5.与病理组相对照,两量表的评分均值均以病理组为高。6. S-AI与T-AI评分的相关系数为0.59-0.75。将评分结果进行因子分析,发现两个分量表均具有焦虑一存在因子和焦虑一缺如因子。北医大精神卫生研究所与长春第一汽车公司职工医院精神科合作在长春地区和北京分别对正常人群与抑郁症病人进行了STAI中译版的测试。获得了与原作者近似的结果:1.正常人群总样本S-AI评分为39.71±8.89(男,375例),38.97±8.45(女,443例);T-AI评分为41.11±7.74(男),41.31±7.54(女)。抑郁症组(50例):S-AI为57.22±10.48,T-AI为46.22±26.22,明显高于正常人群。2.各年龄组与S-Al评分无明显差异;T-AI评分以50-55岁的男性组最高(平均42.8)。3.不同文化组的评分无差异。4.不同职业者中S-AI与T-AI的评分均以女性干部为最低(平均36. 7和39.6)。因子分析:两个量表均可得出焦虑因子和非焦虑因子。信度结构效度检验:测试一再测试评分的相关系数S-AI为0.88,T-Al为0.90。S-AI与T-AI评分之间的相关系数,初测为0.84,复测为0.77。一致性满意。

4.9w 0 0

免费

 防御方式问卷(DSQ)是由M. Bond(加拿大)于1983年编制的一种自评问卷。分别于1986年和1989年两次修订。现介绍的是最后一次修订的问卷。此问卷的目的是能收集较完整的防御机制资料,它适用于正常人及各种精神障碍。关于此量表的编制背景、理论根据、信度和效度问题,国内已有文献介绍,请参考应用。 项目及评定标准 DSQ共包括88个项目(见附表),包括比较广泛的防御行为:即从成熟的直到不成熟的。每个项目均采用1-9的九级评定方法,较为细致。具体介绍如下(此处与已发表论文略有不同); 1.完全反对;2.很反对;3.比较反对;4.稍微反对;5.既不反以对也不同意;6.稍微同意;7.比较同意;8.很同意;9.完全同意。此处之程度,完全由评定者自己的体会,即是否赞同条目对自己行为的描述,并无硬性规定。评定注意事项 表格由评定对象自行填写,在评定前,应先由工作人员把总的评分方法和要求向受试者交待清楚(即弄清指导语)。待把问题确实弄清后,才能作出独立的、不受任何影响的自我评定。对于文化程度低的自评者,可由工作人员逐项念给他听,并以中性的态度,不带任何偏向地把问题本身的意思告诉他,最好用铅笔填写,一般填写需30-40分钟。此外,在评定结束时,工作人员应仔细检查自评表,以免漏评或评定不明确者。此问卷测试的是习惯化的行为方式,评定的时间范围应适当延长。

7.2k 0 0

免费

Lubin创用抑郁形容词检查表(DACL)是为了测定一过性抑郁心情、感受或情绪而不是慢性、长期的抑郁。作者希望为一过性心情与情绪的评价编制一个简明、可靠且易于掌握的评价工具。DACL包含七个分表,前四个(A、B、C、D)各有32个词条,后三个(E、F,G)各有34个词条。让被检查者回答每个形容词“适合我”或“不适合我”。前四个分表中有22个形容词指向抑郁,10个指向非抑郁;后三个分表22个词指向抑郁12个指向非抑郁。圈出一个指向抑郁的词或否认一个指向非抑郁的词均得1分,评分越高说明被试者抑郁越重。每个分表的填写的约需2. 5分钟(精神科病人需时稍长)。DACL的七个分表可分为两组,A, B,C、D为第一组,E、F、G为第二组。两组词汇的来源不一。第一组来自女性抑郁病人,第二组来自男性抑郁病人,但最终形成的两组词并无性别差异,因而本处主要介绍第二组的三个分表。 在量表编制过程中,作者进行了两项研究。采用由171个形容词组成的问卷检查所有受试。在第一项研究中纳人了48例明显或严重抑郁的女病人和179名正常(无抑郁)的女性作为对照。计有128个词两组区别极显著(P<0.001),由此构成前四个分表。然后,在第二项研究中又用171个原始词检查了100名正常男子和47例抑郁男子。108个词在两组间差别极显著(P<0.01),将其中的前102个选出,组成后三个分表。 内部一致性:Lubin(1965)报告的劈半相关系数为0.82-0.93。各分表间相关性也极高(r=0. 80-0.93),说明各分表得分相当一致。尽管前四个分表与后三个分表的用词重复,但组间相关系数只略微高于组内各分表间的相关。作者认为后三个分表男女均可使用。 重测一致性:因为DACL评定的是一过性心情,因而重测一致性不高(Lubin,1981)。一周后重测一致性在第二组分表为0.19、0.24和0.22。 聚合效度:DACL与MMPI-D中等相关(r=0.25-0.53),与BDI亦如此(r=0.38-0.66)。该表与临床总体抑郁评价(男性r=0.52,女性r=0.23,总计r=0.35)及SDS (r=0.41)中等相关。但SDS与第二组分表的相关稍高(r=0.51-0.64)。 DACL的主要优点在于简明扼要,回答亦简单明了。由于该量表未评价抑郁所伴随的躯体症状,因而可能更适用于非临床目的。DACL更适用于研究抑郁的情绪结构。不少作者已就不同的年龄、性别建立常模,包括其他语言的常模。目前已出现了用于儿童的检查表。用于评价抑郁素质的检查表亦在编制中。 这种由词汇组成的量表在翻译中有很大难度,而且很难适用于我国文化。迫切期望能出现由“正统”的中文写成的形容词检查表。 DACL分表E的词汇指导语:下面是一些描写不同心情与感受的词。圈出能描写您现在—今天的感受的词。有些词意思可能接近,但我们希望您圈出所有符合您今天感受的词。

4.2w 0 0

免费

Carroll抑郁量表(CRS)是为与由医生评定的Hamilton抑郁量表(HRSD)做对比而设计的,其目的是为了说明抑郁的自评与他评之间的不一致性。CRS的条目涉及抑郁的行为与躯体两方面的表现。与HRSD一样,CRS用于评定抑郁症状的严重度而不是用于诊断。CRS的52个条目主要针对与HRSD相对应的各个症状,即精神运动性迟滞与激越,睡眠障碍、体重减轻与厌食、疲倦、性欲减退、注意力不集中、自知力缺乏、精神性与一般躯体焦虑、自杀观念等。HRSD的有些症状平分0-4,有些为0-2;与之相对应,CRS的同类症状也具有4个或2个描述,其程度具有等级性。CRS最终版本共有52个条目,涉及HRSD的前17项,其排列是随机的。 对CRS所有条目必须回答“是”或“否”。其中的40个条目回答“是”得1分,表示抑郁:12个条目回答“否”是1分,表示抑郁。量表总分范围为0-52。如将该表用于抑郁的临床筛查,则10分或以上表示存在抑郁。 

2.1w 0 0

免费

儿童自我意识反映了儿童对自己在环境和社会中所处的地位的认识,也反映了评价自身的价值观念,是个体实现社会化目标、完善人格特征的重要保证。自我意识包括自我观察、自我监督、自我评价、自我体验、自我教育和自我控制等方面,它对人的心理活动和行为起着调节作用。儿童从婴儿期起自我意识就开始萌芽,至青春期渐趋成熟。如果在发育过程中受内外因素的影响,使儿童的自我意识出现不良倾向,则会对儿童的行为、学习和社会能力造成不良影响,使儿童的人格发生偏异。 Piers-Harris儿童自我意识量表(Children's self-concept Scale)是美国心理学家DBEV及Piers harris于1969年编制、1974年修订的儿童自评量表。主要用于评价儿童自我意识的状况,分为六个分量表:行为、智力与学校情况、躯体外貌与属性、焦虑、合群、幸福与满足来评价儿童的自我意识。该量表在国外应用较为广泛,信度与效度较好。据心理测量年鉴第九版(MMY-9)统计1978-1986年收录的引用文献最多的50个测验中,该量表排在第33位。 

2w 0 0

免费

7.7w 0 0

免费

3.9w 0 0

免费

7w 0 0

免费

来测一测什么样的异性是你的爱情毒药吧,据说非常准哦!

5.4w 0 0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