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你测试

懂你心理 懂你心里
一、简介:自评抑郁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系William W. K. Zung于1965年编制的,为自评量表,用于衡量抑郁状态的轻重程度及其在治疗中的变化。1972年Zung氏增编了与之相应的检查者用本,改自评为他评,称为抑郁状态问卷(Depression StatusInventory,DSI )。评定时间跨度为最近一周。二、内容:SDS和DSI分别由20个陈述句和相应问题条目的组成。每一条目相当于一个有关症状,按1-4级评分。20个条目反映抑郁状态四组特异性症状:1.精神性一情感症状,包含抑郁心境和哭泣两个条目;2.躯体性障碍,包含情绪的日间差异、睡眠障碍、食欲减退、性欲减退、体重减轻、便秘、心动过速、易疲劳共八个条目;3.精神运动性障碍,包含精神运动性迟滞和激越两个条目;4.抑郁的心理障碍,包含思维混乱、无望感、易激惹、犹豫不决、自我贬值、空虚感、反复思考自杀和不满足,共八个条目。三、评分方法:每一个条目均按1、2、3、4四级评分。请受试者仔细阅读每一条陈述句,或检查者逐一提问,根据最适合受试者情况的时间频度圈出1(从无或偶而),或2(有时),或3(经常),或4(总是如此)。20个条目中有10项(第2、5、6、11、12、14、16,17, 18和20)是用正性词陈述的,为反序计分,其余10项是用负性词陈述的,按上述1-4顺序评分。SDS和DSI评定的抑郁严重度指数按下列公式计算:抑郁严重度指数-各条目累计分/80(最高总分)。指数范围为0.25-1.0,指数越高,抑郁程度越重。四、测试结果:Zung氏等曾进行了SDS信效度检验:其内部一致性满意:奇偶数条目劈半相关性:0. 73 (1973年)和0.92 (1986年)。SDS与Beck抑郁问卷(BDI)、Hamilton抑郁量表(HRSD), MMPI的“D”分量表的评分之间具有高和中度的相关性。Zung氏等亦曾将SDS和DIS的评分和CG1评分进行比较,提出SDS, DIS评分指数在0. 5以下者为无抑郁;0. 50-0. 59为轻微至轻度抑郁;0.60-0.69为中至重度抑郁:0.70以上为重度抑郁。比较不同诊断病例组DIS的评分,显示DIS具有较好的判别功能:抑郁障碍组(96例),平均评分指数为0.61;精神分裂症组(25例)为0.48;焦虑障碍组(22例)为0.51;人格障碍组(54例)为0.52,差异显著。北医大精神卫生研究所曾对50例住院抑郁症病人于治疗前、中、后同时进行SDS和HRSD评定共300次(50例X 6),其评分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84。SDS评分指数与抑郁严重度之间的关系与Zung氏报导相符。五、评价:SDS和DSI为一短程自评量表和问卷,操作方便,容易掌握,能有效地反映抑郁状态的有关症状及其严重和变化,特别适用于综合医院以发现抑郁症病人。SDS的评分不受年龄、性别、经济状况等因素影响。如受试者文化程度较低或智力水平稍差不能进行自评,可采用DIS由检查者进行评定。SDS及DIS在国外已广泛应用。我国于1985年译成中文首先用于评价抗抑郁药米那匹林(minaprine )治疗抑郁症的疗效和抑郁症的临床研究。

2.1w 0 0

免费

社会支持被看作是决定心理应激与健康关系的重要中介因素之一。社会支持具体是指自社会各方面的包括家庭、亲属、朋友、同事、伙伴、党团、工会等组织所给予个体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帮助支援,反映了一个人与社会联系的密切程度和质量,但各类研究者从各自的理论和研究目的出发对此有不同的理解,其分类也存在多样性。目前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客观的、实际的或可见的支持,包括物质上的直接援助和社会网络,另一类是主观体验到的支持,指的是个体感到在社会中被尊重、被支持、被理解的情绪体验和/或满意程度,许多作者强调社会支持的效果与被感知到支持的程度相一致。Blumenthal介绍的由Zimet等编制的领悟社会支持量表(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scale, PSSS)就是一种强调个体自我理解和自我感受的社会支持量表,分别测定个体领悟到的来自各种社会支持源如家庭、朋友和其他人的支持程度,同时以总分反映个体感受到的社会支持总程度。PSSS含12个自评项目,每个项目采用1-7七级计分法,即分为极不同意、很不同意、稍不同意、中立、稍同意、很同意、极同意七个级别。其中“家庭内支持”量表分由其余各条目分累计。“社会支持总分”由所有条目分累计。

6.3w 0 1

免费

酒精依赖性疾患识别测验(The ALcohol Use Disorders Identification Test,简称AUDIT) 1989年由WHO在经过6个国家试用之后建议推广在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使用。1983年WHO邀请一组国际性调查人员来编制一个筛选工具,旨在使之在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均能用来识别早期酒精依赖间题。调查人员回顾总结了不同国家酒精依赖所产生的大量的行为方面、实验室方面以及临床方面的种种不良反应。随后他们又着手进行了一项跨国研究来选出这些国家的最佳筛选性特征,这一筛选工具便在下列6个国家中进行实施,它们是:挪威、澳大利亚、肯尼亚、保加利亚、墨西哥和美国。本方法可筛选出从轻度到重度的饮酒者。与以往的筛选方法不同的是,这一新工具更能早期识别具有伤害性的饮酒。当然,这一工具也能用来识别酒中毒。并具有高度的准确性。该量表由10个问题组成,所有问题都是涉及酒精问题的,3个问题涉及饮酒量与饮酒频率,3个问题有关酒精依赖,4个问题有关因酒精引起的各类问题。在社区保健工作中使用本工具,则具有以下优点:1.跨国标准化,因AUDIT已在6个国家社区保健中经过检验,尽管其信效度有待更进一步评价,但AUDIT就目前而言仍是唯一特制的国际性筛选工具。2.可以检测伤害性乃至极度危害的饮酒。3.方法简便迅速灵活。4.专为社区基层卫生工作者设计,另外还含有附加非酒精特导性的临床检测工具。5.与ICD-10保持一致性。6.重点强调最近的饮酒情况。AUDIT可由经过一定训练的社区基层卫生工作者使用。通过一般健康调查、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及病史或饮酒者自身报告普查,便可获得信息。当涉及这些相关问题时,几乎所有患者表示他们对这些问题也同样关心、同样感兴趣。 WHO调查协作组的经验表明:AUDIT所设置的问题,不管他们文化教育背景,年龄、性别如何,均能准确的回答。事实上许多嗜酒者很乐意寻找对饮酒以及饮酒所产生问题感兴趣的那些卫生工作者。有些患者也许不能准确地回答AUDIT问卷,这正因为他们已经与饮酒问题有关,有些病员不能正视饮酒、不能承认饮酒正在给他们带来危害。那些害怕向卫生工作者露底的嗜酒者,一般说来检查时往往已经醉酒或者已有某些精神方面的间题,此时此刻,他们提供的答案往往不准确。然而,当处于下列情况时,答案较为准确:1.会谈气氛比较友好,不令人害怕。2.询问问题的目的显然与他们的健康状况的诊断有关。3.筛选检测时病人不饮酒和服药。4.谈话内容予以保密。      5.问题简便易答。1.若病人需要急诊处理或重伤,那么最好等他们病情稳定,并对就诊场所习惯之后,才进行谈话。2.寻找酒精或药物中毒的征象,若患者酩酊大醉,那么此时的答案往往不可靠,会谈应稍后进行,若不可能,则将上述发现在病史上一并记录。3.注意饮酒量的折算。饮酒种类和量随不同的文化习俗会有所变化,在许多国家啤酒、葡萄酒、烈性酒大致上有一个相应的折算。4.尽可能做好详细的记录。说明各种情况、附加的信息以及临床上表现出来的各种情况。患者经常会向工作人员提供对于解释AUDIT总评分有价值的额外信息。总之,建议最好按以下方法使用AUDIT:1.首先使用AUDIT所列的10个问题。2.当感觉到患者所提供的答案不准确,或者有必要对自身报告问卷予以补充时,则应使用“临床筛选程序”量表。3.实践中较为理想的是将10个问题融合到一次较长时间的健康调查中。临床项目应作为临床检查的一部分,以便一并得出结果。若不可能,AUDIT或“临床筛选程序”两者均可单独实施。这将取决下列因素:工作人员的经验与技能、筛选时状况、患者的合作程度,检测时间、信息来源,等等。4.实验室检验则是临床筛选程度的很有价值的一部分。然而,在某一些情况下,GPT检测不可行,况且绝大多数情况下,检测结果不可能立即得到,但这并不应该阻碍工作人员进行临床程序检测,并用这个信息来对AUDIT作增补解释。     回答下面的问题。注:饮酒中含有酒精10克称为“一杯”,例如250m1啤酒、一小盅(15ml)烈酒、一玻璃杯葡萄酒或黄酒。)

4.7k 0 1

免费

交流恐惧是“一种对与真实的或想象的他人交流时产生的个人恐惧或焦虑"(McCroskey,1978)。交流恐俱的定义较“演讲焦虑”(Speech anxiety)及“听众焦虑”(Audience anxiety)要广。后两种指的是对必须当众演说或表演这样的事情产生焦虑。但它又较“社交焦虑”(Socialanxiety)要窄,后者并不涉及有关交流本身的内容。McCroskey在1970年初次建立了交流恐惧自陈量表的三个不同版本,分别对应大学、10年级和7年级这三个不同的年龄组。此外还另有一个用于学龄前儿童组版本(McCroskey,1970)。随后他对大学组(即成年组)的量表修订过两次(McCroskey,1978,1982)。最初的PRCA量表中含有20个条目。这20条是从原始的76个条目中精选出来的,其中30条直接来自Paul (1966).5.的演说者信心自陈量表(Personal Report of Confidence as aSpeaker)。条目涉及到人在交际交流、小组讨论以及当众演讲这些场合下的焦虑体验。1978年修订时又增加了5条。PRCA的原表中有关当从演讲的内容过多(Porter,1979)。实际上,原表中20条里有10条直接与当众演讲有关,还有一些条目也间接与之有关,故PRCA原量表实际上仅限于评定演讲恐惧,而不是一个通用化的交流恐惧量表。为了弥补这一点,McCroskey在1982年建立了一个新版的量表即PRCA-24表,用以评定在四种特定形式的交流场合中的焦虑程度。PRCA-24表中含有四个分量表,每个分量表各有6个条目,分别用于测量在小组讨论时、二人间交谈时、参加会议时以及当众演讲时这些场合下的交流恐俱程度。在进行总分测量时便可得到分量表分数。量表采用了5级分制来评定(1=非常同意,5一非常不同意)。分量表分数的范围从6分(低交流恐惧)到30分(高交流恐惧)。总分的范围则从24到120。关于PRCA-24表已有一些大样本的常模。其中两组样本的资料见表1。McCroskey在用PRCA-24表的总分来区分交流恐惧程度时,规定了52分以下为低度恐惧,79分以上为高度恐惧。此表由24条表达你同他人交往时感觉的条目组成。根据这些条目对于你的适应程度,请在每一条目前的空格里填上:(1)一非常同意,(2)一同意;(3)一不确定;(4)一不同意;(5)一非常不同意。这里的答案没有对或错。许多条目彼此十分相似,不必为之担心。尽可能快地把你的第一印象填人。

5.5w 0 1

免费

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由Zung于1971年编制,从量表构造的形式到具体评定的方法,都与抑郁自评量表(SDS)十分相似,它也是一个含有20个项目、分为4级评分的自评量表,用于评出焦虑病人的主观感受。 SAS采用4级评分,主要评定项目为所定义的症状出现的频度,其标准为:“1”表示没有或很少有时间有;“2”是小部分时间有;“3”是相当多时间有;“4”是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都有。 SAS适用于具有焦虑症状的成年人。同时,它与SDS一样,具有较广泛的适用性。 在自评者评定之前,要让他把整个量表的填写方法及每条问题的涵义都弄明白,然后作出独立的、不受任何人影响的自我评定。 在开始评定之前,先由工作人员指着SAS量表告诉他:下面有二十条文字,请仔细阅读每一条,把意思弄明白,然后根据您最近一星期的实际情况,在适当的方格里划一勾(√)。每一条文字后有4个方格。分别代表没有或很少(发生),小部分时间,相当多时间,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如果评定者的文化程度太低了不能理解或看不懂SAS问题内容,可由工作人员念给他听,逐条念,让评定者独立地自己作出评定。一次评定,一般可在十分钟内填完。 应该注意: 1.评定的时间范围,应强调是“现在或过去一周”。 2.在评定结束时,工作人员应仔细地检查一下自评结果,应提醒自评者不要漏评某一项目,也不要在相同一个项目里打两个勾(即不要重复评定)。 3. SAS应在开始治疗前由自评者评定一次,然后至少应在治疗后(或研究结束时)再让他自评一次,以便通过SAS总分变化来分析自评者症状的变化情况。如在治疗期间或研究期间评定,其间隔可由研究者自行安排。 

9.3w 0 0

免费

马基雅维里(Machiavelli, 1469-1527)是意大利政治家和历史学家,以主张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著称于世,马基雅维里主义(machiavellianism )也因之成为权术和谋略的代名词。本量表用于测查受试者与他人相处的一般策略以及受试者对他人能否被操纵的评价,故取名为马基雅维里主义量表,简称马氏量表(Mach Scale)。      编制原始量表时,其作者从马氏的著作中抽取了71个项目,它们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1)社交技巧的本质(共32项);(2)对人性的看法(28项);(3)抽象或一般性的道德(1项)。在60年代初期,其编者曾用该原始量表测查了美国衣阿华州、北卡罗林纳州和纽约的1196名大学生。经分析发现,原始量表中只有60%的项目与总分显著相关,故编者挑选了与总分相关最显著的10个项目以及与之语义相反的另外10个项目组成了马氏量表IV(MachIV )。该量表的评分是依据受试者对每一项目的回答:“完全同意”给7分、不回答给4分、“完全不同意”则给1分。将每一项目得分累加后加上系数20即为量表总分,其范围在40分和160分之间,中间值为100分。为了消除马氏量表IV之得分与爱德华社会愿望量表(Edward's Social Desirability Scale)之得分的显著性负相关(r值约为-0.40.),编者又制作了马氏量表V (Mach V)。后者的每个项目均要求一个选择性的回答,其总分也是40-160分。此外,还为儿童和教育水平低的成人编制了“儿童马氏量表”(Kiddie Mach)。以上三种版本的马氏量表均包括20个项目,经过标准化处理,使这三种量表总分的中间值同为100分。回答儿童马氏量表所需时间很短,马氏量表IV花费的时间略长些,而马氏量表V则最费时间。尽管“马基雅维里主义”通常含有贬义,但没有证据表明马氏量表得分高者比得分低者更邪恶或者更有报复心。事实上,得分高者“超乎寻常的冷静”使他们对其他人、对敏感的问题只投人较少的情感,在令人尴尬的场合能够顾全腾面。两代人之间马氏量表得分的差异提示从马基雅维里的观点来看美国人是越来越世故了(Wrightsman,1974)。未发现马氏量表得分与智力、社会环境或社会流动性相关,得高分者不太可能在传统的社会中得到发展。在医学院所做的一项现场测试发现精神科医生该量表得分最高,而外科医生得分最低(原因很可能精神科医生其角色要求较多的谋略,而外科医生总是尽少地与病的接触)。

923 0 0

免费

马基雅维里(Machiavelli, 1469-1527)是意大利政治家和历史学家,以主张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著称于世,马基雅维里主义(machiavellianism )也因之成为权术和谋略的代名词。本量表用于测查受试者与他人相处的一般策略以及受试者对他人能否被操纵的评价,故取名为马基雅维里主义量表,简称马氏量表(Mach Scale)。 编制原始量表时,其作者从马氏的著作中抽取了71个项目,它们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1)社交技巧的本质(共32项);(2)对人性的看法(28项);(3)抽象或一般性的道德(1项)。在60年代初期,其编者曾用该原始量表测查了美国衣阿华州、北卡罗林纳州和纽约的1196名大学生。经分析发现,原始量表中只有60%的项目与总分显著相关,故编者挑选了与总分相关最显著的10个项目以及与之语义相反的另外10个项目组成了马氏量表IV(MachIV )。该量表的评分是依据受试者对每一项目的回答:“完全同意”给7分、不回答给4分、“完全不同意”则给1分。将每一项目得分累加后加上系数20即为量表总分,其范围在40分和160分之间,中间值为100分。为了消除马氏量表IV之得分与爱德华社会愿望量表(Edward's Social Desirability Scale)之得分的显著性负相关(r值约为-0.40.),编者又制作了马氏量表V (Mach V)。后者的每个项目均要求一个选择性的回答,其总分也是40-160分。此外,还为儿童和教育水平低的成人编制了“儿童马氏量表”(Kiddie Mach)。以上三种版本的马氏量表均包括20个项目,经过标准化处理,使这三种量表总分的中间值同为100分。回答儿童马氏量表所需时间很短,马氏量表IV花费的时间略长些,而马氏量表V则最费时间。 尽管“马基雅维里主义”通常含有贬义,但没有证据表明马氏量表得分高者比得分低者更邪恶或者更有报复心。事实上,得分高者“超乎寻常的冷静”使他们对其他人、对敏感的问题只投人较少的情感,在令人尴尬的场合能够顾全腾面。两代人之间马氏量表得分的差异提示从马基雅维里的观点来看美国人是越来越世故了(Wrightsman,1974)。 未发现马氏量表得分与智力、社会环境或社会流动性相关,得高分者不太可能在传统的社会中得到发展。在医学院所做的一项现场测试发现精神科医生该量表得分最高,而外科医生得分最低(原因很可能精神科医生其角色要求较多的谋略,而外科医生总是尽少地与病的接触)。 

8.6w 0 0

免费

有一次,美国心脏病学家弗雷德曼和罗森曼请家具商到自己医院修理破损的家具。家具商修理家具时问两位医生:“你们的病人是否都有心急病?”弗雷德曼他们感到很惊奇,就问:“为什么呢?”家具商告诉他们说:“我看你们的椅子、沙发等家具的扶手都坏了,一定是病人们心急用手抓坏的。”这件事引起了弗雷德曼和罗森曼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因此他们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研究,并依此研究结果提出了A型与B型性格理论。这一理论很快在世界各国传播开来,成为人们诊断心脏病,甚至癌症等疾病的重要性格理论之一。其中对A型性格的研究最为有意思。 A型性格:脾气比较火爆、有闯劲、遇事容易急躁、不善克制、喜欢竞争、好斗、竞争性与好胜心强;思维敏捷,爱显示自己才华;对人常存戒心,有变动不定的敌意;过分抱负和雄心壮志,过重的工作要求,对工作成就不满足;常有时间紧迫感与匆忙感;习惯做艰苦紧张的工作。难以松弛,不耐烦;进行多种思维和动作,言语节奏快;运动、走路和吃饭的节奏很快,总是试图做两件以上的事情;他们着迷于数字,似乎功是以每件事情中自己获益多少来衡量的。 B型性格:与A型性格相对应的性格。他们从来不曾有时间上的紧迫感以及其他类似的不适感;认为没有必要表现或讨论自己的成就和业绩,除非环境要求如此,因此总是比较低调;他们会充分享受娱乐和休闲时光,而不是不惜一切代价表现自己的最佳业绩水平;他们不会因为充分放松而不感到愧疚。 对比AB两种不同性格,在组织中A型人和B型人,谁更容易成功呢?尽管A型人的工作十分勤奋,但B型人常常占据组织中的高层位置。最优秀的推销员经常是A型人,但高层管理人员往往是B型人。为什么?答案在于A型人倾向于放弃对质量的追求而仅仅追求数量,然而在组织中晋升常常授予那些睿智而并非匆忙、机敏而并非敌意、有创造性而并非仅有好胜心的人。 C型性格:后来,国际上有一些研究癌症与性格关系的科学家,把易患癌症的性格归为C型性格(与A型性格和B型性格相对应),被称之为“癌症性格”。这类人内心冲突大,情绪压抑,抑制烦恼,委曲求全,逆来顺受,但内心却又极不服气。这类人常常给人以不急不躁的印象,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能与人保持表面和谐,但是其内心却悲观失望,矛盾而痛苦。如果这种矛盾情绪经常出现,就可能破坏人体免疫功能,导致癌症的发生。 A型性格或称A型行为模式的提出是心理学对于身心疾病研究的一大贡献,长期以来医学界认为诱发心脏病的原因是高血压、血清胆固醇、吸烟等,但这些因素解释或预测不到心脏病的半数。后来心理学提出易患心脏病的人有一种共同的行为模式,称为A型行为模式。A型以外的行为模式称为B型行为模式。目前在临床上,用是否是A型行为模式来预测心脏病具有很高的准确性。 说明:本测试共25个题目,请对每一个题目做出判断。如果该项题目反应的内容符合你的情况,请回答“是”,否则回答“否”。

7w 0 0

免费

Conners氏量表应用至今约有20年历史,是筛查儿童行为问题(特别是多动症)用得最为广泛的量表。主要有三种问卷:即父母问卷;教师问卷;及父母教师问卷。本量表使用范围为3-16岁儿童。根据所选用的不同版本的量表,评定应由经过一定培训的被试儿童父母、教师或评定员担任。    由于39条问卷条目较多,所以1973年作者又设计了“教师用简明问卷”,共10条,主要用以筛查多动症(这里不做详细介绍)。简明问卷在我国已有使用经验。在1978年的教师问卷中,有一个因子称为“多动指数”,也包括10条.其中有9条的内容与简明问卷相同.只有一条不同(简明问卷第8条“经常容易哭喊”换为“生气和撅嘴”),因此在使用28条的问卷后,就不需再用简明问卷。

3.3w 0 0

免费

双重人格是一种严重的心理障碍。美国精神病大词典对于多重人格的定义是这样的:“一个人具有两个相对独特的并相互分开的亚人格,是为双重人格。是一种癔症性的分离性心理障碍。”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双重人格的发生是心理分离作用的结果。有的学者将表现为两种身份的称为双重人格,而将多重人格一词专指表现为三种或三种以上身份者。 双重人格的一般导因为个体与自然和社会的矛盾,是个体在一生的社会生活和实践中生长发育起来的一种对周围环境“压力”的防御机制和调适机制,并具有文化上的“遗传”性和连续性。它亦是一种人格的内在状态与外在状态的分裂。其分裂的程度受外在环境“压力”的大小及自我调适机制的情形的影响,随机地表现为不同的状况。一般说来,外在环境的“压力”越大,自我调适机制的功能越差,则人格分裂的程度越大。 测试说明:以下题目是关于你在大部分的日常生活时间里的感受和行为的。如果你的情况以前符合一种答案,而最近改变了,那么你的答案应该与改变后的情况相符合。 

4w 0 0

免费

自我和谐(Self Consistency and Congruence)是C. Rogers人格理论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它与心理病理学和心理治疗过程有着密切的关系。根据Rogers的观点,自我是个体的现象领域中(包括个体对外界及自己的知觉)与自身有关的知觉与意义m同时,个体有着维持各种自我知觉之间的一致性,以及协调自我与经验之间关系的机能,而且“个体所采取的行为大多数都与其自我观念相一致”。如果个体体验到自我与经验之间存在差距,就会出现内心的紧张和纷扰,即一种“不和谐”的状态。个体为了维持其自我概念就会采取各种各样的防御反应Ell,并因而为心理障碍的出现提供了基础。Ropers把自我与经验之间的不协调作为心理障碍的重要原因图,在后来的临床观察和研究中,他认识到自我与经验之间的关系在心理治疗过程中的变化情况,并曾编制过一个评定量表以测量心理治疗过程中个体自我与经验之间协调程度的改善程度。Rogers的量表由七个维度组成,分别是“情感及其个人意义”、“体验”、“不和谐”、“自我交流”、“经验的构成”、“与间题的关系”以及“关系的方式”。每一个维度都由七个等级组成,由低到高分别代表刻板、僵化、停滞直到灵活、变通与和谐。这一量表主要由治疗者或其他的独立评分者对病人在治疗过程中的表现进行评定。然而,该量表建立以后并未引起什么反应,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它的评定上的局限,不适合作为一般性的研究工具。本量表根据Rogers提出的7个维度设计,由治疗者的主观评定变为病人的自我报告。经因素分析得到三个分量表:“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自我的灵活性”及“自我的刻板性”它的建立不仅有利于有关研究工作的开展,还将为心理治疗评估提供一种新的量表。对502名大学生测试,采用项目间一致性的方法计算,各分量表的同质性信度较高,分别为0.85,0.81和0.64。281名大学生测试发现各分量表有中等的校标关联效度。各分量表可解释SCL- 90所测的身心症状的总方差的10-20%。“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与各身心症状呈正相关(r=0.16-0.39,P<…=,“自我的灵活性”与各身心症状均有显著的负相关(-0.25—0.18),而“自我刻板性”仅与偏执的相关显著(r=0.12,P<0.05)。362名大学生测试发现,自我和谐量表得分与使用非言语的人脸量表(Andrews&Withey,1976)测得的主观幸福感呈负相关((r=-0.36,P<0.01),与EPQ(陈仲庚修订,1983)测得的神经质呈正相关(r=0.38, P<0.01),外向性呈负相关(r=-0.17, P<0.05),与社会支持量表(肖水源,1986)所测的主观支持呈负相关(r=-0.16,P<0.05),利用支持呈负相关(r=-0.21,P<0.01)。对437名军事飞行员测试发现,将飞行安全压力评价为负性事件者与评价为正性事件者在“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上差异显著(P<0.05),疾病与非疾病组在“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上(P<0.05)和“自我的灵活性”上(P<0.01)差异显著。本量表共有35个项目。使用时,要求被试按指示语对每一个句子符合自己情况的程度进行1(完全不符合)到5(完全符合)的评定。自我和谐量表可以做为评估心理健康状况的一般工具,也可以用于心理治疗研究和实践的疗效评估。随着心理治疗工作的开展,对心理治疗效果的评估已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从Rogers的观点看,目前大多数疗效评估,主要是对症状治疗结果(如身心症状、焦虑、抑郁等的改善)的评估。而自我和谐则是对症状原因进行评价。这对心理治疗效果的评估和治疗方法的整合起到一种积极的推动作用。

3.9w 0 0

免费

无论在社会科学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自尊都是一个很流行也很重要的概念。按一般观点,自尊是人们赞赏、重视、喜欢自己的程度。而在社会科学中,自尊是一个可以被定量的假定概念,它是人们对自己的价值、长处、重要性总体的情感上的评价。这同时也是自尊评定的理论基础,即评价一个人对自己的态度能反映出该对象的自尊程度。自尊在心理学上的重要性已为人们所广泛接受,而且普遍认为自尊与个性相似,自尊的水平在每个人身上是长期恒定的,但对如何评价它却意见不一。概念和方法学上的问题都给有效的评定自尊造成了困难。首先,自尊的含义在日常生活和专业用语中有所不同。其次,自尊所包括的范围各家也意见不一。从理论角度做更深层次的探讨,自尊被认为是从觉察到的实际和理想上的自我的不一致中产生的,更有甚者,自尊被看作是人们对理想和实际的自己间差别的一种态度。有些作者更注重自尊的适应性和自我保护功能。例如过分自尊被假定能保护个体免受环境中的刺激,甚至免受面临死亡时的恐俱。鉴于自尊的极端主观的特性,它几乎只能靠自我报告来评定。事实上,也很难想出能直接评定自尊的行为或心理学方法。不同的理论研究及各种自尊评定的研究,产生了不同的评定方法。我们也同意,直接的、自我报告的途径更为实用。另一个问题是评定的特异性。例如,有人赞成全面的自我评定,还有人则认为更有针对性的评定效果更好。建议研究者在选择评定自尊的方法时,既要考虑到它在理论上可靠,又要考虑到其使用中的敏感性。像其它个人因素如智力、A型行为一样,自尊也不可能以完全实验的方式操纵。有人试图在实验中评定测试对象的某一特定的品质,以期反映自尊的水平。方法学上的另一个问题,即社会对高自尊的期望态度。社会希望个人表现出较高的自尊,因此测定对象会在评定中夸大自尊的分值。为解决这一间题,Demo(1985年)建议由观察者评定“表现的自尊”,以补充个体自我评定的“体验的自尊”。一般推测,测验对象在同伴及受训过的观察者前表现出的言语或非言语性行为,要比他们对自我报告条目的反应较少受社会期望效果的干扰。然而,这些解决方法在评定中可能会比自我报告更易受到其它混杂因素的影响。表现较高的自尊可以用来防御性避免对自己的威胁,如失败或社会的排斥,这一点也应引起研究者的注意。SES最初是设计用以评定青少年关于自我价值和自我接纳的总体感受。该量表由10个条目组成,设计中充分考虑了测定的方便。受试者直接报告这些描述是否符合他们自己。分四级评分,1表示非常符合,2表示符合,3表示不符合,4表示很不符合。最初的样本来自美国纽约州随机选出的10所中学中的5024名高中、初中学生。总分范围是10-40分,分值越高,自尊程度越高。SES的信度测定:Dobson等(1979)和Fleming等(1984)报告的Cronbach α系数分别为0.77和0.88, Siber和Tippett (1965)对28名受试者首次评定后的2周末再评定,重测相关系数是0.85。Fleming等(1984)对259名受试者1周后的重测相关系数为0.82。SES的效度测定:SES与许多和自尊有关的概念有联系。例如,Lorr及Wunderlich(1986)报告自尊量表的得分与信心的相关系数为0.65,与合群性的相关系数为0.39. Fleming等(1984)证明SES与几个涉及到自我评价过低的的概念呈负相关。例如与焦虑的相关系数是-0.64,与抑郁的相关系数是-0.54。区分效度研究中,Reynolds发现SES总分与功课平均分数无显著性相关。Fleming等人发现SES与下列因素无显著相关性,即性别、年龄、工作经验、婚姻状况、排行及学习成绩。SES已被广泛应用,它简明、易于评分,是对自己的积极或消极感受的直接估计。此外,除了标准的十个条目的版本外,在原始量表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六个条目版本,更适用于低于高中学生年龄的人群。SES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回答这些条目时易受社会期望值的影响,另外,SES在大学生人群中评分容易偏低。

8.8w 0 0

免费

Lubin创用抑郁形容词检查表(DACL)是为了测定一过性抑郁心情、感受或情绪而不是慢性、长期的抑郁。作者希望为一过性心情与情绪的评价编制一个简明、可靠且易于掌握的评价工具。DACL包含七个分表,前四个(A、B、C、D)各有32个词条,后三个(E、F,G)各有34个词条。让被检查者回答每个形容词“适合我”或“不适合我”。前四个分表中有22个形容词指向抑郁,10个指向非抑郁;后三个分表22个词指向抑郁12个指向非抑郁。圈出一个指向抑郁的词或否认一个指向非抑郁的词均得1分,评分越高说明被试者抑郁越重。每个分表的填写的约需2. 5分钟(精神科病人需时稍长)。DACL的七个分表可分为两组,A, B,C、D为第一组,E、F、G为第二组。两组词汇的来源不一。第一组来自女性抑郁病人,第二组来自男性抑郁病人,但最终形成的两组词并无性别差异,因而本处主要介绍第二组的三个分表。在量表编制过程中,作者进行了两项研究。采用由171个形容词组成的问卷检查所有受试。在第一项研究中纳人了48例明显或严重抑郁的女病人和179名正常(无抑郁)的女性作为对照。计有128个词两组区别极显著(P<0.001),由此构成前四个分表。然后,在第二项研究中又用171个原始词检查了100名正常男子和47例抑郁男子。108个词在两组间差别极显著(P<0.01),将其中的前102个选出,组成后三个分表。内部一致性:Lubin(1965)报告的劈半相关系数为0.82-0.93。各分表间相关性也极高(r=0. 80-0.93),说明各分表得分相当一致。尽管前四个分表与后三个分表的用词重复,但组间相关系数只略微高于组内各分表间的相关。作者认为后三个分表男女均可使用。重测一致性:因为DACL评定的是一过性心情,因而重测一致性不高(Lubin,1981)。一周后重测一致性在第二组分表为0.19、0.24和0.22。聚合效度:DACL与MMPI-D中等相关(r=0.25-0.53),与BDI亦如此(r=0.38-0.66)。该表与临床总体抑郁评价(男性r=0.52,女性r=0.23,总计r=0.35)及SDS (r=0.41)中等相关。但SDS与第二组分表的相关稍高(r=0.51-0.64)。DACL的主要优点在于简明扼要,回答亦简单明了。由于该量表未评价抑郁所伴随的躯体症状,因而可能更适用于非临床目的。DACL更适用于研究抑郁的情绪结构。不少作者已就不同的年龄、性别建立常模,包括其他语言的常模。目前已出现了用于儿童的检查表。用于评价抑郁素质的检查表亦在编制中。这种由词汇组成的量表在翻译中有很大难度,而且很难适用于我国文化。迫切期望能出现由“正统”的中文写成的形容词检查表。    DACL分表E的词汇指导语:下面是一些描写不同心情与感受的词。圈出能描写您现在—今天的感受的词。有些词意思可能接近,但我们希望您圈出所有符合您今天感受的词。

6.2w 0 0

免费

儿童自我意识反映了儿童对自己在环境和社会中所处的地位的认识,也反映了评价自身的价值观念,是个体实现社会化目标、完善人格特征的重要保证。自我意识包括自我观察、自我监督、自我评价、自我体验、自我教育和自我控制等方面,它对人的心理活动和行为起着调节作用。儿童从婴儿期起自我意识就开始萌芽,至青春期渐趋成熟。如果在发育过程中受内外因素的影响,使儿童的自我意识出现不良倾向,则会对儿童的行为、学习和社会能力造成不良影响,使儿童的人格发生偏异。 Piers-Harris儿童自我意识量表(Children's self-concept Scale)是美国心理学家DBEV及Piers harris于1969年编制、1974年修订的儿童自评量表。主要用于评价儿童自我意识的状况,分为六个分量表:行为、智力与学校情况、躯体外貌与属性、焦虑、合群、幸福与满足来评价儿童的自我意识。该量表在国外应用较为广泛,信度与效度较好。据心理测量年鉴第九版(MMY-9)统计1978-1986年收录的引用文献最多的50个测验中,该量表排在第33位。 

2w 0 0

免费

一、简介:自评抑郁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系William W. K. Zung于1965年编制的,为自评量表,用于衡量抑郁状态的轻重程度及其在治疗中的变化。1972年Zung氏增编了与之相应的检查者用本,改自评为他评,称为抑郁状态问卷(Depression StatusInventory,DSI )。评定时间跨度为最近一周。二、内容:SDS和DSI分别由20个陈述句和相应问题条目的组成。每一条目相当于一个有关症状,按1-4级评分。20个条目反映抑郁状态四组特异性症状:1.精神性一情感症状,包含抑郁心境和哭泣两个条目;2.躯体性障碍,包含情绪的日间差异、睡眠障碍、食欲减退、性欲减退、体重减轻、便秘、心动过速、易疲劳共八个条目;3.精神运动性障碍,包含精神运动性迟滞和激越两个条目;4.抑郁的心理障碍,包含思维混乱、无望感、易激惹、犹豫不决、自我贬值、空虚感、反复思考自杀和不满足,共八个条目。三、评分方法:每一个条目均按1、2、3、4四级评分。请受试者仔细阅读每一条陈述句,或检查者逐一提问,根据最适合受试者情况的时间频度圈出1(从无或偶而),或2(有时),或3(经常),或4(总是如此)。20个条目中有10项(第2、5、6、11、12、14、16,17, 18和20)是用正性词陈述的,为反序计分,其余10项是用负性词陈述的,按上述1-4顺序评分。SDS和DSI评定的抑郁严重度指数按下列公式计算:抑郁严重度指数-各条目累计分/80(最高总分)。指数范围为0.25-1.0,指数越高,抑郁程度越重。四、测试结果:Zung氏等曾进行了SDS信效度检验:其内部一致性满意:奇偶数条目劈半相关性:0. 73 (1973年)和0.92 (1986年)。SDS与Beck抑郁问卷(BDI)、Hamilton抑郁量表(HRSD), MMPI的“D”分量表的评分之间具有高和中度的相关性。Zung氏等亦曾将SDS和DIS的评分和CG1评分进行比较,提出SDS, DIS评分指数在0. 5以下者为无抑郁;0. 50-0. 59为轻微至轻度抑郁;0.60-0.69为中至重度抑郁:0.70以上为重度抑郁。比较不同诊断病例组DIS的评分,显示DIS具有较好的判别功能:抑郁障碍组(96例),平均评分指数为0.61;精神分裂症组(25例)为0.48;焦虑障碍组(22例)为0.51;人格障碍组(54例)为0.52,差异显著。北医大精神卫生研究所曾对50例住院抑郁症病人于治疗前、中、后同时进行SDS和HRSD评定共300次(50例X 6),其评分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84。SDS评分指数与抑郁严重度之间的关系与Zung氏报导相符。五、评价:SDS和DSI为一短程自评量表和问卷,操作方便,容易掌握,能有效地反映抑郁状态的有关症状及其严重和变化,特别适用于综合医院以发现抑郁症病人。SDS的评分不受年龄、性别、经济状况等因素影响。如受试者文化程度较低或智力水平稍差不能进行自评,可采用DIS由检查者进行评定。SDS及DIS在国外已广泛应用。我国于1985年译成中文首先用于评价抗抑郁药米那匹林(minaprine )治疗抑郁症的疗效和抑郁症的临床研究。

8.1w 0 0

免费

Carroll抑郁量表(CRS)是为与由医生评定的Hamilton抑郁量表(HRSD)做对比而设计的,其目的是为了说明抑郁的自评与他评之间的不一致性。CRS的条目涉及抑郁的行为与躯体两方面的表现。与HRSD一样,CRS用于评定抑郁症状的严重度而不是用于诊断。CRS的52个条目主要针对与HRSD相对应的各个症状,即精神运动性迟滞与激越,睡眠障碍、体重减轻与厌食、疲倦、性欲减退、注意力不集中、自知力缺乏、精神性与一般躯体焦虑、自杀观念等。HRSD的有些症状平分0-4,有些为0-2;与之相对应,CRS的同类症状也具有4个或2个描述,其程度具有等级性。CRS最终版本共有52个条目,涉及HRSD的前17项,其排列是随机的。 对CRS所有条目必须回答“是”或“否”。其中的40个条目回答“是”得1分,表示抑郁:12个条目回答“否”是1分,表示抑郁。量表总分范围为0-52。如将该表用于抑郁的临床筛查,则10分或以上表示存在抑郁。 

2.1w 0 0

免费

Lubin创用抑郁形容词检查表(DACL)是为了测定一过性抑郁心情、感受或情绪而不是慢性、长期的抑郁。作者希望为一过性心情与情绪的评价编制一个简明、可靠且易于掌握的评价工具。DACL包含七个分表,前四个(A、B、C、D)各有32个词条,后三个(E、F,G)各有34个词条。让被检查者回答每个形容词“适合我”或“不适合我”。前四个分表中有22个形容词指向抑郁,10个指向非抑郁;后三个分表22个词指向抑郁12个指向非抑郁。圈出一个指向抑郁的词或否认一个指向非抑郁的词均得1分,评分越高说明被试者抑郁越重。每个分表的填写的约需2. 5分钟(精神科病人需时稍长)。DACL的七个分表可分为两组,A, B,C、D为第一组,E、F、G为第二组。两组词汇的来源不一。第一组来自女性抑郁病人,第二组来自男性抑郁病人,但最终形成的两组词并无性别差异,因而本处主要介绍第二组的三个分表。 在量表编制过程中,作者进行了两项研究。采用由171个形容词组成的问卷检查所有受试。在第一项研究中纳人了48例明显或严重抑郁的女病人和179名正常(无抑郁)的女性作为对照。计有128个词两组区别极显著(P<0.001),由此构成前四个分表。然后,在第二项研究中又用171个原始词检查了100名正常男子和47例抑郁男子。108个词在两组间差别极显著(P<0.01),将其中的前102个选出,组成后三个分表。 内部一致性:Lubin(1965)报告的劈半相关系数为0.82-0.93。各分表间相关性也极高(r=0. 80-0.93),说明各分表得分相当一致。尽管前四个分表与后三个分表的用词重复,但组间相关系数只略微高于组内各分表间的相关。作者认为后三个分表男女均可使用。 重测一致性:因为DACL评定的是一过性心情,因而重测一致性不高(Lubin,1981)。一周后重测一致性在第二组分表为0.19、0.24和0.22。 聚合效度:DACL与MMPI-D中等相关(r=0.25-0.53),与BDI亦如此(r=0.38-0.66)。该表与临床总体抑郁评价(男性r=0.52,女性r=0.23,总计r=0.35)及SDS (r=0.41)中等相关。但SDS与第二组分表的相关稍高(r=0.51-0.64)。 DACL的主要优点在于简明扼要,回答亦简单明了。由于该量表未评价抑郁所伴随的躯体症状,因而可能更适用于非临床目的。DACL更适用于研究抑郁的情绪结构。不少作者已就不同的年龄、性别建立常模,包括其他语言的常模。目前已出现了用于儿童的检查表。用于评价抑郁素质的检查表亦在编制中。 这种由词汇组成的量表在翻译中有很大难度,而且很难适用于我国文化。迫切期望能出现由“正统”的中文写成的形容词检查表。 DACL分表E的词汇指导语:下面是一些描写不同心情与感受的词。圈出能描写您现在—今天的感受的词。有些词意思可能接近,但我们希望您圈出所有符合您今天感受的词。

4.2w 0 0

免费

注意力的集中程度,对我们的学习、工作以及日常生活都有着直接的影响。尤其在快速阅读中,注意力集中与否是快速阅读取得成效的关键。

1.4w 0 0

免费

双相障碍的关键特征是极端的心境波动,从燥狂的高峰跌倒重度抑郁的低谷。它之所以被称为心境障碍。是因为它深深地影响一个人的情绪体验和“情感”。它之所以被称为“双相”障碍,是因为患者的心境在高峰与低谷这两极之间来回波动,相比之下,重度抑郁患者的心境只沿着单极(低谷)发生波动。 在躁狂的“巅峰”状态,患者可能会体验到兴高采烈或欣快的心境(极度快乐或欣喜若狂)或急躁的心境(极度愤怒和敏感),对睡眠的需要降低,且对自身的能力抱有迷之自信;与此同时,奔逸的思维还会让患者更加健谈;与平时相比,患者的精力和行动力都会明显提高,注意力和知觉感官都会发生变化,可能会出现冲动和鲁莽的行为。 测试说明:以下题目是关于你在大部分的日常生活时间里的感受和行为的。如果你的情况以前符合一种答案,而最近改变了,那么你的答案应该与改变后的情况相符合。 

5.5w 0 0

免费

人们常说,要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但是什么时候才是对的时间呢?

3.9w 0 3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