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心理

介绍介绍介绍
社会支持被看作是决定心理应激与健康关系的重要中介因素之一。社会支持具体是指自社会各方面的包括家庭、亲属、朋友、同事、伙伴、党团、工会等组织所给予个体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帮助支援,反映了一个人与社会联系的密切程度和质量,但各类研究者从各自的理论和研究目的出发对此有不同的理解,其分类也存在多样性。目前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客观的、实际的或可见的支持,包括物质上的直接援助和社会网络,另一类是主观体验到的支持,指的是个体感到在社会中被尊重、被支持、被理解的情绪体验和/或满意程度,许多作者强调社会支持的效果与被感知到支持的程度相一致。Blumenthal介绍的由Zimet等编制的领悟社会支持量表(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scale, PSSS)就是一种强调个体自我理解和自我感受的社会支持量表,分别测定个体领悟到的来自各种社会支持源如家庭、朋友和其他人的支持程度,同时以总分反映个体感受到的社会支持总程度。PSSS含12个自评项目,每个项目采用1-7七级计分法,即分为极不同意、很不同意、稍不同意、中立、稍同意、很同意、极同意七个级别。其中“家庭内支持”量表分由其余各条目分累计。“社会支持总分”由所有条目分累计。

6.3w 0 0

免费

总是看到自己的不足,是时候换个角度,看看自己在职场里的优势是什么了

9.6w 4 2

免费

Watson和Friend (1969)将“惧怕否定评价”(FNE)定义为对他人的评价担优,为别人的否定评价感到苦恼,以及预期自己会遭到他人的否定评价。本量表条目内容与上述概念完全一致。FNE量表的原型(Watson及Friend,1969)含有30条“是一否”条目,其中正、反面的评分大致相当。修订过的简明量表(Leary,1983)含有原量表中的12个条目,并按5级评分(1=与我完全不符:5=与我极为相符)。原FNE量表评分范围从。(最低程度FNE )到30(最高程度FNE)。简明量表的评分范围从12到60。高FNE的反面是对他人的评价没有担优,而不乙定是期望或需要肯定评价。205位大学生原表评分的均值为15.5 (SD=8.6),且评分为矩形分布。由128位受测者组成的另一个样本评分均值为13.6 (SD =7.6)a用来编制12条目简明量表的样本(n=150)的均值为35.7 (SD=8.1)如上所述,Watson及Friend (1969)将FNE概念界定为同时包括对他人评价的优虑及预期会得到否定的评价。可是,两个版本的量表条目内容都更为偏重对否定评价的担优,而预期会遭到否定评价的条目较少。基于所有的数据都有力地支持FNE量表可作为一个测量人际间焦虑的有用工具,也可将该量表当做社交焦虑中认知方面的一个指标。国内林雄标、胡赤怡使用FNE等量表及问卷对50例社交恐怖症(SPH)和“例正常对照的研究显示:患者的FNE评分显著高于正常对照组。该研究中对FNE分与EPQ分的相关分析结果表明,社交恐怖症的患者EPQ的E分(艾森克个性问卷中的内一外倾向)和N分(情绪的稳定性)与FNE的相关系数分别为r=-0.2411和r=0.0208,FNE与SCL-90的人际敏感因子有显著相关。

3.2w 0 0

免费

1982年Brink等人创制老年抑郁量表(GDS)作为专用老年人的抑郁筛查表。 由于老年人躯体主诉多,所以许多老人其躯体主诉在这个年龄阶段属于正常范围,却被误诊为抑郁症。设计GDS是为了更敏感地检查老年抑郁患者所特有的躯体症状。另外,其“是”与“否”的定式回答较其它分级量表也更容易掌握。其30个条目代表了老年抑郁的核心,包含以下症状:情绪低落、活动减少、易激惹、退缩痛苦的想法,对过去、现在与将来的消极评价。每个条目都是一句问话,要求受试者回答“是”或“否”。30个条目中的10条用反序计分(回答“否”表示抑郁存在),20条用正序计(回答“是”表示抑郁存在)。每项表示抑郁的回答得1分。 Brink建议按不同的研究目的(要求灵敏度还是特异性)用9-14分作为存在抑郁的界限分。一般地讲,在最高分30分中得0—10分可视为正常范围,即无郁症,11一20分显示轻度抑郁,而21—30分为中重度抑郁。GDS是专为老年人创制并在老年人中标准化了的抑郁量表,在这一点上它具有无可否认的优越性。该表可用于筛查老年抑郁症,但其临界值仍然存在疑问。有人建议用于一般目的时可采用以下标准:0-10,正常;11-20,轻度抑郁;21-30,中重度抑郁。Weiss等(1986)评述了六种不同的抑郁量表(GDS, HRSD,老年心理生理主诉问卷,SDS, BDI和流调中心研究用抑郁量表)在老年人,尤其是“老老人”中应用的情况。作者指出,在为老年抑郁者所特有的13种最重要的症状中,GDS评定了其中的6种,较其它量表都多。

3.4w 0 0

免费

交往焦虑量表(Interaction Anxiousness Scale,IAS )用于评定独立于行为之外的主观社交焦虑体验的倾向。IAS含有15条自陈条目,这些条目按5级分制予以回答。(1:一点儿也不符合我;5:非常符合我)。条目是根据下述两个标准选出的:(1):涉及主观焦虑(紧张和神经症)或其反面(放松、安静),但并不涉及具体的外在行为。(2):条目大量涉及意外的社交场合。在这些场合中个体的反应取决于在场其它人的反应,或受其影响(与之相反的,例如公开演讲场合)。量表历经四阶段从最初的87条中选出了现在的15条。其总评分从15(社交焦虑程度最低)到75(社交焦虑程度最高)。在美国,在不同地区对大学生进行各种规模的测试时,IAS的均值及标准差是相当稳定的。来自三所不同大学的1140名受检者的均值为38.9 (SD=9.7) (Denison大学Texas大学及Wake林业大学)。正如简介所说,大多数社交焦虑量表都在两方面进行评价,即人们社交困难的情感方面和行为方法。但就不同的目的来说,区分主观上的焦虑体验与外表上的行为表现是至关重要的,这些行为表现有迟疑、回避及表现困难。做为一个测量在交谈中社交焦虑体验的倾向这样一个量表,IAS显示了较好的信度及效度。在其编制过程中,编制者致力于测量独立于行为的社交焦虑。因此,当需要对不涉及自陈行为的纯粹的社交焦虑本身进行测量时,IAS要优于其它综合测量情感及行为元素的量表。

4.2w 0 0

免费

七夕又来了,你还是单身吗?想知道七夕脱单的成功率有多大吗?快来测一测

5.5w 0 0

免费

汉密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HAMA )包括14个项目,由Hamilton于1959年编制;它是精神科中应用较为广泛的由医生评定的量表之一。(一)评定方法:应由经过训练的两名评定员进行联合检查,采用交谈与观察的方式,检查结束后,两评定员各自独立评分。若需比较治疗前后症状和病情的变化,则于人组时,评定当地或人组前一周的情况,治疗后2-6周,再次评定,以资比较。(二)评定标准:HAMA的评分为0-4分,5级:(0)无症状,(1)轻,(2)中等,(3)重,(4)极重。HAMA无工作用评分标准,各项症状的评定标准如下:1.焦虑心境(anxious mood);担心、担优,感到有最坏的事将要发生,容易激惹。2.紧张(tension);紧张感、易疲劳、不能放松,情绪反应,易哭、颤抖、感到不安。3.害怕(fears);害怕黑暗、陌生人、一人独处、动物、乘车或旅行及人多的场合。4.失眠(insomnia);难以人睡、易醒、睡得不深、多梦、夜惊、醒后感疲倦。5.认知功能(cognitive);或称记忆、注意障碍,注意力不能集中,记忆力差。6.抑郁心境(depressed mood);丧失兴趣、对以往爱好缺乏快感、抑郁、早醒、昼重夜轻。7.躯体性焦虑:肌肉系统(somatic anxiety: muscular);肌肉酸痛、活动不灵活、肌肉抽动、肢体抽动、牙齿打颤、声音发抖。8.躯体性焦虑:感觉系统(somatic anxiety:sensory);视物模糊、发冷发热、软弱无力感、浑身刺痛。9.心血管系统症状(cardiovascular-symptoms);心动过速、心悸、胸痛、血管跳动感、昏倒感、心搏脱漏。10.呼吸系统症状(respiratory symptoms);胸闷、窒息感、叹息、呼吸困难。11.胃肠道症状(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吞咽困难、暖气、消化不良(进食后腹痛、腹胀、恶心、胃部饱感)、肠动感、肠鸣、腹泻、体重减轻、便秘。12.生殖泌尿系统症状(genito-urinary symptoms);尿意频数、尿急、停经、性冷淡、早泄、阳萎。13.植物神经系统症状(autonomic symptoms);口干、潮红、苍白、易出汗、起鸡皮疙瘩、紧张性头痛、毛发竖起。14.会谈时行为表现(behavior at interview),(1)一般表现:紧张、不能松弛、忐忑不安,咬手指、紧紧握拳、摸弄手帕,面肌抽动、不宁顿足、手发抖、皱眉、表情僵硬、肌张力高,叹手样呼吸、面色苍白。(2)生理表现:吞咽、打呢,安静时心率快,呼吸快(20/分以上)、健反射亢进、震氮瞳孔放大、眼睑跳动、易出汗、眼球突出。本量表除第14项需结合观察外,所有项目都根据病人的口头叙述进行评分;同时特别强调受检者的主观体验,这也是HAMA编制者的医疗观点。因为病人仅仅在有病的主观感觉时,方来就诊,并接受治疗;故以此可作为病情进步与否的标准。虽然HAMA无工作用评分标准,但一般可这样评分:“1”症状轻微;“2”有肯定的症状,但不影响生活与活动;“3”症状重,需加处理,或已影响生活和活动;“4”症状极重,严重影响其生活。另外,评定员需由经训练的医师担任,做一次评定,大约需10-15分钟。

1.2w 0 0

免费

MHLC从两极测定了人们对治疗效果的评价,一极反映了病人应对疗效负责的看法,即内控性,另一极则反映了治疗者所起的作用,即外控性。MHLC是22个条目的自评量表,另外还有6个插入题(不记分)。最初的版本包括61个条目,经在大学生中试测后,通过统计学处理简化成目前的量表。量表评分采用6分制,6分代表最为外控性,1分代表极端的内控性,这样量表的分值范围在22(极端的内控性)至132(极端的外控性)之间。该量表由于内部一致性好、结构精炼,显示了较好的应用潜力。但到目前为止,十分缺少有关该量表的效度资料、特别是在那些正在接受治疗的人群中的研究资料,同时也缺少该量表与其它心理控制源量表比较研究方面的报告。把该量表与专门的精神科量表比较应用将是一件十分有趣的研究工作。

7.7w 0 0

免费

MAST由Selzer于1971年设计,是一较常用测量酒瘾的工具。由24个条目组成,反映了由饮酒所导致的身体、人际、社会功能等损害的内容。此表可自评,也可他评,一般只需15分钟左右。MAST有两个作用:一是测量与饮酒有关的问题,二是用于诊断及筛选。Skinner曾对MAST用大样本做过广泛的临床研究,发现MAST的内部一致性为0.90,不同的计分系统的一致性为0.93-0.99,Jacobson亦做过类似的研究,认为MAST有较好的一致性和真实性。

6.3w 0 0

免费

此量表用来测试老年人的主观幸福感。它有23项同意一不同意式条目,主观幸福感是一个多维的概念,它至少包含了三种因子:不满足一孤独、激越以及对自己年龄的态度。此量表得分从0(缺乏信心)至23(充满信心)。其作者曾用修订后的量表测试了美国东部和中西部地区的1086名老年人(其中72%为女性、32%已婚、76%为白种人、43%为犹太人,他们基本上都生活自理),但没有报告他们的平均得分。国内姚春生(1995)等人测试了90名老年人,量表平均分为17.9±3. 9493,其中因子1  6.3556±1.7693、因子2   4.9889±1.59、因子3  6. 6 ±1.5636。

8.9w 0 0

免费

汉密顿抑郁量表,由Hamilton于1960年编制,是临床上评定抑郁状态时用得最普遍的量表,后又经过多次修订,版本有17项、21项和24项三种。现介绍的是24项版本。(一)评定方法:应由经过训练的两名评定员对被评定者进行HRSD联合检查。一般采用交谈与观察方式,待检查结束后,两名评定员分别独立评分。若需比较治疗前后抑郁症状和病情变化,则于人组时,评定当时或人组前一周的情况;治疗后2-6周,再次评定,以资比较。(二)评定标准:HRSD大部分项目采用0-4分的5级评分法:(0)无,(1)轻度,(2)中度,(3)重度,(4)很重。少数项目评定则为0-2分3级:(0)无,(1)轻一中度,(2)重度。下面介绍各项目名称具体评分标准。1.抑郁情绪(depressed mood): (1)只在间到时才诉述;(2)在谈话中自发地表达;(3)不用言语也可以从表情、姿势、声音或欲哭中流露出这种情绪;(4)病人的自发语言和非言语表达(表情、动作),几乎完全表现为这种情绪。2.有罪感(feeling of guilt): (1)责备自己,感到自己已连累他人;(2)认为自己犯T罪,或反复思考以往的过失和错误;

9.8w 0 0

免费

自测健康是指您本人对自己健康状况的主观评价和期望,自测健康评定是目前国际上比较流行的健康测量方法之一。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健康定义为: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和虚弱,而且是生理、心理和社会上的完好状态。个体的健康应该是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健康的总和。本量表就是让您从生理、心理和社会三个方面对自己的健康状况进行定量化测量,以便能够及时、全面、准确地了解自身的健康信息为自己的健康保护提供帮助!本量表由48个问题组成,问的都是您过去四周内的有关情况。每个问题下面有一个划分为10个刻度的标尺,请逐条在您认为适当的位置以“x”号在标尺上作出标记。(请注意每个标尺上只能划上一个“x”号)例如:您的睡眠怎么样?非常差0 1 2 3 4 5 6 7 8 9 10非常好0:表示睡眠非常差;10:表示睡眠非常好;在0-10间:越靠近0表明睡眠越差,越靠近10表明睡眠越好;

4.3w 0 0

免费

作者把社交焦虑定义得非常广泛,不但包括了主观上的焦虑,而且包括了社交回避及害怕否定评价。 相应于这个定义,儿童社交焦虑量表的条目涉及社交焦虑所伴发的情感、认知及行为,在本文之后,所附上的量表为最新的10个条目版本。条目使用3级评分制。(0:从不是这样;1:有时是这样;2:一直是这样)量表的得分从。(可能性最低)到20(可能性最高)。 对本量表主成份因子分析的结果表明,它包含有两个大因子:其一为害怕否定评价(第1、2, 5, 6, 8,及10条)。其二为社交回避及苦恼(第3、4、7、及9条)。这两大因子的分数中度相关,但有显著意义(r=-0.27)。心量测量学数据表明:将量表分成两上分量表将使量表的信度降至可接受的界限以下。 由于SASC是一个新的量表,标准化的数据很少。小学二年级和三年级的被试者评分显著高于四、五、六年级。(其中二年级的均值为10.4,三年级的均值为9.9,四年级的均值为8.9,五年级的均值为7.7,六年级的均值为8-4)。在不分年极的测查中,女生的评分(均值为9-8)显著高于男生(均值为8-3)。

8.2w 0 0

免费

作者的目的是要编制一个可靠的量表,以评定儿童的孤独感与社会不满程度,并了解那些最不被同学所接受的儿童是不是更孤独。该量表有24个项目,可用于评定3-6年级学生的孤独感一社会不满程度。16个条目评定孤独感、社会适应与不适应感以及对自己在同伴中的地位的主观评价,其中10条用语指向孤独,6条指向非孤独。另外8个为补充条目,询问一些课余爱好和活动偏好。加上这8条是为了使儿童在说明对其它问题的态度时更坦诚和放松。回答分五级记录,从“始终如此”到“一点都没有”。在Asher等(1984)的研究中,作者先训练儿童对某种陈述进行评定的方法,如“我喜欢滑早冰”,然后由一个陌生人在课堂上读这24个项目,共测试了506名孩子。对16个基本条目分做简单迭加(有些项目须反序计分),使高分表示孤独感一社会不满较重。总分范围为16-80,该研究实际得分范围为16-79(32.5±11.8)。 在第一次研究中,该量表的目的是确定不合群的或在社交中受孤立的儿童是否感到不满和孤独。以前挑选不合群的孩子用外部评价标准(如同伴评价),然后给他们进行社交技巧训练。作者想知道用主观自评方式能否挑出需要做这种训练的孩子。所选的孩子中相当一部分感到孤独和被置之不理;在回答“我孤独”时,6%说“对我来说一直如此”,另外6%说“对我来说多数时间如此”。

9w 0 0

免费

贝克焦虑量表(Beck Anxiety Inventory)由美国阿隆·贝克(Aaron T. Beck)等于1985年编制,是一个含有21个项目的自评量表。该量表用4级评分,主要评定受试者被多种焦虑症状烦扰的程度。适用于具有焦虑症状的成年人。能比较准确地反映主观感受到的焦虑程度。一、项目和评分标准BAI有21个自评项目,把受试者被多种焦虑症状烦扰的程度作为评定指标,采用4级分方法。其标准为“1”表示无;“2”表示轻度,无多大烦扰;“3”表示中度,感到不适但尚能忍受;“4”表示重度,只能勉强忍受;二、适用范围BAI主要适用具有焦虑症状的成年人。在心理门诊,精神科门诊或住院病人中均可应用。三、评定方法以及注意事项量表均应由评定对象自行填写。在填表之前应向填写者交代清楚填写方法及每题的涵义要求独立完成自我评定。需要注意的方面有:1.评定时间范围应是“现在”或“最近一周”内的自我体验。2.应仔细检查评定结果,不要漏项或重复评定。3.可随临床诊治或研究需要反复评定一般间隔时间至少一周。四、结果分析BAI分析方法简单。把自评完成后的量表中21个项目多项分数相加,得到粗分,再通过公式Y=int (1.19x)取整数后转换成标准分。五、应用评价1. BAI是一种分析受试者主观焦虑症状的相当简便的临床工具。它的特点是项目内容简明,容易理解、操作分析方便。2.信度:用BAI对60名焦虑症患者及80名健康人作检查,把检查结果的总分作t检验,结果表明两组BAI的评分有显著性差异(P

1.6w 0 0

免费

Bech - Rafaelsen躁狂量表主要用于评定躁狂状态的严重程度。适用于情感性精神病和分裂情感性精神病躁狂发作的成年患者,是目前应用最广的躁狂量表。评定一般采用会谈与观察相结合的方式。由经过量表训练的精神科医师进行临床精神检查后,综合家属或病房工作人员提供的资料进行评定。一次评定约需20分钟左右。评定的时间范围一般规定为最近一周,若再次评定则为间隔期的长短,一般为2-6周。

4.9w 0 0

免费

众所周知,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自杀率高低与其居民对自杀的态度具有密切的关系,有效的自杀预防项目必须以对公众自杀态度的深人了解为基础。国外资料中的自杀态度调查问卷因文化差异,诸多条目并不适合于国内使用。国内曾有学者自编了对自杀行为性质的态度调查问卷,并对医务人员对自杀的态度结构进行了分析阁。本文介绍我们自编的“自杀态度问卷(Suicide Attitude Questionnaire,QSA)”。有关社会态度与行为之间关系的研究几乎和对态度的研究一样久远,对两者之间的具体关系,目前学者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态度测量越具体,与行为的关系越大闭。所以,作为以预防自杀为目的自杀态度研究,所测量的态度应该更加全面与具体。这样才能对自杀预防工作提供更加详实与具体的资料。事实上,社会态度对自杀行为的影响,也并不仅仅局限于对自杀行为性质的态度上。其它方面比如对自杀者(包括自杀死亡者与自杀未遂者)的态度以及对自杀者家属的态度,都有可能在一个程度上对一个企图自杀者是否决定采取自杀行动,或一个自杀未遂者是否会再次自杀产生影响。安乐死一直是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问题,从广义上来讲,安乐死实际上属于自杀的一种特殊形式,对安乐死的态度可以在一定意义上反映出人们对生命质量和生命价值的认识。因此,除了了解人们对自杀行为性质的态度外,研究和了解公众对自杀者(包括自杀死亡者与自杀未遂者)、自杀者家属的态度乃至对安乐死的态度,都会对预防自杀工作起到有益的帮助和积极的作用。人们对某一事物或某一间题通常是在两个极端之间的一个连续谱,常用的态度测量方法是在完全赞同到不赞同之间进行分级评分,以5级评分最为常用闭。同样,人们对自杀的态度也在完全肯定与完全否定这样两个极端之间。众所周知,对于某些间题,不同提问方式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回答。例如,一个对自杀未遂者持歧视态度的人,对“自杀未遂者不值得同情”和“不应给自杀未遂者以更多的同情与帮助”可能会作出意义相反的选择,对前者表示赞同对后者则表示不赞同。所以,对同一事物选择正向与反向两种间题进行提问,不但可以避免被调查者的应答性偏差,而且可以更全面地反映所要调查的内容。1.信度 (1)重测信度:对32名被试在初次测试后1月进行了重测,4个维度的重测相关系数分别为Fl-0.624、F2-0.651,F3-0.535,F4-0.890: P均1.5提取6个主成分,6个因子可解释方差总变异的58.4%,基本上代表了问卷的整体结构。进行最大方差正交旋转后,根据各条目最大负荷值归因,归因条目最小负荷值>0.3。6个因子的解释分别为:因子l一否定自杀行为,解释14.3%的方差;因子2一安乐死,解释12.6%的方差;因子3一肯定自杀行为,解释10.1%的方差;因子4一同情、理解自杀者及其家属,解释 9.4%的方差;因子5一歧视自杀者,解释6.3%的方差;因子6一歧视自杀者家属,解释5.7%的方差。由此可看出,因子1, 2, 3, 5, 6以各维度和条目的正反向问题进行归因,与问卷设计的理论构想完全一致。虽然因子4未能将自杀者与自杀者家属分开,但仍以正性条目进行归因,与理论构想并不矛盾。说明本问卷具有一定的结构效度。

7.1k 0 0

免费

Lubin创用抑郁形容词检查表(DACL)是为了测定一过性抑郁心情、感受或情绪而不是慢性、长期的抑郁。作者希望为一过性心情与情绪的评价编制一个简明、可靠且易于掌握的评价工具。DACL包含七个分表,前四个(A、B、C、D)各有32个词条,后三个(E、F,G)各有34个词条。让被检查者回答每个形容词“适合我”或“不适合我”。前四个分表中有22个形容词指向抑郁,10个指向非抑郁;后三个分表22个词指向抑郁12个指向非抑郁。圈出一个指向抑郁的词或否认一个指向非抑郁的词均得1分,评分越高说明被试者抑郁越重。每个分表的填写的约需2. 5分钟(精神科病人需时稍长)。DACL的七个分表可分为两组,A, B,C、D为第一组,E、F、G为第二组。两组词汇的来源不一。第一组来自女性抑郁病人,第二组来自男性抑郁病人,但最终形成的两组词并无性别差异,因而本处主要介绍第二组的三个分表。在量表编制过程中,作者进行了两项研究。采用由171个形容词组成的问卷检查所有受试。在第一项研究中纳人了48例明显或严重抑郁的女病人和179名正常(无抑郁)的女性作为对照。计有128个词两组区别极显著(P

10w 0 0

免费

Beck (1967)将抑郁表述为21个“症状一态度类别”,Beck量表的每个条目便代表一个类别。这些类别包括:心情、悲观、失败感、不满、罪感、惩罚感、自厌、自责、自杀意向、痛哭、易激惹、社会退缩、犹豫不决、体象歪曲、活动受抑制、睡眠障碍、疲劳、食欲下降、体重减轻、有关躯体的先占观念与性欲减退。其目的是评价抑郁的严重程度。在1967年的版本中,对每个类别的描述分为四级,按其所显示的症状严重程度排列,从无直到极重,级别赋值为0-3分。对不少症状类别,就某一严重程度给出两种不同的描述,其权重值相等,分别标以a和b,说明它们描述的严重程度相同,第一个症状类别忧伤(sadness)就是如此:0:我不觉得忧伤1.我觉得悲伤或忧愁a.我每时每刻都悲伤或忧愁,不能自拔。b.忧伤或不愉快使我很痛苦3.优伤或不愉快使我无法忍受在最新的版本中,每一分数只有一种描述,而21个类别的每类都分四级评分,总分范围为0一63。尽管判断抑郁程度的临界值因研究目的而异,但作者提出的以下标准可作为参考:镇4分,无抑郁或极轻微;5一13分,轻度;14-20,中度;21分或更高,重度。

9.2w 0 0

免费

Crowne和Marlewe1960年最初编制MCSD时旨在用其测量自我陈述中的SDR,但其后对MCSD结果的一系列研究使作者确信,这一工具所揭示的是更为广泛的动机问题,作者称之为认可需要(need for approval)。后来,Crowne又将概念进一步修正为对不认可的回避。Crowne和Marlowe以Edwards的工作为基础开始SDR测量工具的编制,基于Edwards量表中的条目都带有病理性质,他们测重选取反应普通的个体行为和人际行为的条目。开始时,收集了50个条目,经条目分析和有经验的法官评定后,减少为33条。这些条目与MMPI各分表仍有一定程度的相关,但没有Edwards量表那么高。33个条目分属于下述两种情况之一:1).符合社会期望但很不常见(如:承认错误);2).不符合社会期望但很常见(如:传闲话)。要求受试对每个条目作出“是”或“否”的回答,其中18个条目答“是”得1分,另15个条目答“否”得1分。从而量表得分范围是0-33分,高分表示较强的认可需求。300名大学生中测试的均数为15.5 (Sd=4.4)。Paulhus在匿名侧试和公开测试两种情况下所得均数分别为13.3(Sd=4. 3)和15.5 (Sd=4.6)。Tanaka-Matsumi等报告正常人及抑郁者的均数分别为14.0和12.3。MCSD一直具有双重性质,既是一个SDR测评量表,又是认可依赖(approval一dependent)人格的测量。Strickland1977年所作的综述支持具有评定认可需要的建构,但建议采用“认可动机”一词,而Millham等似乎更偏爱“评价依赖”。“需要”一词在量表问世的年代颇为流行,但现在看来不免失之宽泛。此外,越来越多的证据倾向于将结果的解释改为对不认可的回避,而不是寻求认可。MCSD还可作为情境性社会期望压力的工具。有兀玩研究表明,它可以敏感地显示不同的旁观者效应,但这种效应并不能证明受试者是有意识地改变自我表现。争议更大的一个间题是,是否MCSD得高分者掩饰倾向更强。Kiecolt-Glaser等人提供了有关的支持性证据:他们对一组人进行自我肯定定性训练后,MCSD得高分者在自我评定时报告较强的自我肯定,而训练人员的评定却与之不符。还有些证据提示,得高分者会出于社会认可有关的理由说谎,但没有证据表明这些人会因为别的理由说谎。在一些研究中还发现,根据其配偶的报告,MCSD的得高分者确实具有一些好的品质,如良好的适应性、友善待人等,这使结果的解释更趋复杂。另外,MCSD得高分者本人可能对这些良好品质进一步夸大。

6.7w 0 0

免费